江水溯源长,母校恩难忘
作者: 来源:山东理工大学校友办 阅读次数:137
2021-04-30

时光荏苒,日月如梭。转眼间,山东理工大学已建校65周年。

65年承载了无数个学子、教师的青春。19年冬,耄耋之年的老教师王兴南与老校友王浩明、傅桂云重游母校。 

此行之后,感怀良多,王兴南老师作下此篇以表达其对母校的深厚情谊。


母校情怀

2019年11月28日,年近八旬的1960级老校友王浩明、傅桂云二人携手回到母校,想再看看魂牵梦绕的母校那上课的教室,那昔日的操场,那漫步的小路,回忆那令人难忘的青春岁月。

可当他们回到母校时,见到的是全新的建筑,上学时的印象已面目全非。当年上课的教学楼已被爆破拆除,昔日的操场不见了,漫步的小路更是不见踪影,他们清楚记得老教学楼北面是两排高大的白杨树,中间一条小路通往餐厅和学生宿舍。那些白杨树怎么也不见了?

一位“老农机人”指着一棵树说,这是仅存的当年的一棵老白杨树!

他俩默默地注视着这棵见证学校几十年变迁的白杨树好久,好久,啊,多么亲切!

于是,他俩情不自禁地拥抱着这棵大树,仿佛拥抱着对母校的怀念,拥抱着他们的青春。


看到这张照片,我不禁想起了一首歌的歌词:

我拥抱村口的百岁洋槐,仿佛拥抱妈妈的身躯。我深深地爱着你,这片多情的土地。我时时都吸吮着,大地母亲的乳汁。我天天都接受着你的疼爱情意。

在加拿大阿尔伯塔大学机械工程系任教的1978级校友左明健,每次回国都要带着妻子、孩子回母校看看,在他曾经上过课的教学楼和住过的宿舍楼前留影,感到就像和母亲合影一样温暖。并告诉他的孩子们,这就是你爸爸的母校!


1996年12月28日,他回到母校,应邀给在校的学弟、学妹们在合堂教室举行了一次座谈,座谈中他说了这样一件事:在国外一次学术报告会上,当他走下讲台时,有人问他,你是什么大学毕业?他回答说,我是山东农业机械化学院毕业。那人又说,我们怎么没听说过这个学校?他回答说,你现在不是已经知道了吗?

左明健的这句回答,我想起了校党委书记吕传毅的一句很有哲理的话:“校友在哪里,母校就在哪里;校友是什么,母校就是什么;校友有多高,母校就有多高。”

一位在外省工作多年的校友,一次利用到淄博开会的短暂时间,他一人心情激动地跑回母校,就是想看看那当年上过课的教学楼,辨认一下自己曾经走过的林荫小道,就连看到那铸有"山东农机学院"的井盖,也感到是那么亲切!

一位在某县任局长的校友,利用来淄博开完会晚上的时间,回到母校。他没有惊动他们班留校的同学,也没有惊动他熟悉的老师,自己在"国交"宾馆住了一夜,听到起床的铃声就起来,自己到操场上望了望晨练和晨读的学弟学妹们,他就悄悄地走了,就像他悄悄地回来一样,就是想重温一下当学生的生活。

某个班的同学回母校相聚,他们坐在曾经上过课的教室里,想找回当学生的感觉,多么想再一次地聆听老师们的讲课啊!

几个上学时同宿舍的舍友,相约回母校相聚,已年过半百的他们,激动地来到他们住过的宿舍楼,像当年一样大踏步垮上楼梯,飞速上楼,太渴望了,虽然只能从窗口望望那曾经住过的宿舍!

我常常想,为什么我们把我们上过学的学校称为“母校”?为什么我们总像怀念母亲那样怀念母校?为什么随着年龄的增长,这种感情愈发强烈?不论你在南疆北国,还是飘泊海外?

后来我逐渐明白:这是因为,这不仅是因为在母校的那段学习和生活,是我们人生中一段最美好的时光!更重要的是,母校像母亲一样,对于我们的成长,有着同等的重要。

也许我们的母亲並不那么富有,也许我们的母校名气並不那么大。

有人说,"上有天堂,下有苏杭","桂林山水甲天下",但沂蒙山人却总是爱唱"谁不说俺家乡好"?

我们都知道,母亲“用那甘甜的乳汁把我喂养大,扶我学走路,教我学说话,唱着夜曲伴我入眠,心中时常把我牵挂。”

那么,母校给了我们什么?

一次我参加同学聚会时,曾问过他们:你们在学校里都学到了什么?

他们说,唉呀,老师,在校学的那些公式、参数、曲线等,早忘的差不多了,毕业后总觉得在校学的知识80%用不上,而实际需要的知识又80%没学过。

我又问,你们现在还记得什么?他们回忆了一下说:

“我忘不掉在课堂上老师讲的收割机拨禾轮的运动轨迹,就像骑着毛驴纺棉花,一边走一边转的‘余摆线’。没忘记为使旋耕机刀片既不缠草又能减少阻力,用的是像陀螺那样的“‘阿基米德螺旋线’。”他没忘掉的,是一些知识。

“我毕业后在西安飞机制造厂设计科工作,设计飞机的外形是个复杂的工作,设计时要用‘截面法’,我想起在农机设计课中,设计犁体曲面时,也是用和这类似的方法,因此我运用这种方法,上手比别人都快。”他没忘掉的,是运用学过的知识解决问题的思维方法。

“我没有忘掉已去世的华玉培老师带我们工艺实习的情形,他拖着一条假腿在车间内艰难地走来走去,拿着零件不厌其烦地对我们讲它的加工工艺路线,对着机床给我们讲这样的工艺路线应该用什么机床,用什么夹具和刀具。这种这不怕困难、对工作认真负责的精神。我永远不会忘记。”他没忘掉的,是一种不怕困难的精神。

“我记住戴培玉老师讲的一个故事:20世纪初,美国福特公司一台电机出了毛病,请电机专家斯坦门茨帮助解决,他看后在电机的一个部位用粉笔划了一道线,说在这里的线圈多绕了16圈。人们照办了,令人惊异的是,故障竟然排除了!福特公司经理问斯坦门茨要多少酬金,斯坦门茨说:“不多,只需要1万美元。”1条线,1万美元!?斯坦门茨说,画一条线值1美元,知道在哪儿画值9999美元。”他记住的是知识的价值。

也有的说,没有忘掉在毕业设计时,同学们共同争论不同的方案,最后达成一致的那种团结协作的精神。没有忘掉同学之间那种最纯洁的友谊,既使那时发生的一些不愉快,今天也变成了美好的回忆。

他们没有忘掉的这些知识、思维方法、精神、团结和友谊,这才是最有用的。我想,这也许就是母校给予我们的东西,给予我们的力量。